乐安杀人逃犯曾春亮疑翻墙留宿村委会,被撞见

2020-08-16  来源:  作者:吉安新闻

(原标题:乐安杀人逃犯曾春亮疑翻墙留宿村委会,被撞见后杀害驻村干部)

44岁的曾春亮杀人后潜逃中又杀害驻村干部的消息传遍厚坊子村,一时间人心惶惶。

一周前的8月8日上午,刚刑满释放3个多月的曾春亮持凶器闯入江西乐安县山砀镇山砀村一栋民居,将一对老夫妇杀害,并致一名7岁男童重伤后潜逃。

五天后,曾春亮逃窜至十公里外的老家厚坊子村,在村委会大院二楼再次作案,杀害了乐安县驻村帮扶干部桂高平。上锁并拉上警戒线的厚坊村村部。本文图片均为澎湃新闻记者 赵思维 摄

上锁并拉上警戒线的厚坊村村部。本文图片均为澎湃新闻记者 赵思维 摄

熟悉曾春亮的村民及村委会主任助理介绍,曾春亮今年出狱后还曾经到村部找村干部表示想办厂,称因自己坐过牢会被歧视,不想去打工。

8月13日8时30分左右,桂高平上楼放东西时,撞见了在他宿舍偷偷留宿的逃犯曾春亮,遭到曾春亮突然袭击,桂高平被刺中颈动脉伤重去世。

曾春亮再次逃匿,不见踪影。目前,当地公安、武警、民兵仍在联合布控搜山抓捕当中。

出狱后想办厂,曾称不知“怎么活?”

据厚坊子村村委会主任助理易新良介绍,整个村子有9个村民小组,登记人口1500余人,但由于青壮年劳动力外出务工,村里也就常住约三分之一的人。村子多面环山,各村民小组相对分散。

在厚坊村,易姓和曾姓常见。包括曾春亮在内。曾家有六个兄弟姐妹,他排行老五,上有两个姐姐,两个哥哥,下有一个弟弟。

因为哥哥弟弟都在务工,家里的老房子也因为年久失修,几年前倒掉被拆。出狱后,曾春亮住在厚坊一组的弟弟家,由于坐过牢,在村里也少有亲戚,他很少和村民走动。曾春亮杀人案发后,张贴在厚坊村村部墙外的悬赏通告。

曾春亮杀人案发后,张贴在厚坊村村部墙外的悬赏通告。

对曾春亮本人及家庭情况,村里知道的人不多,上年纪的人会念叨几句,“父母走得早,他坐过牢”。村里熟悉曾家情况的人介绍,曾春亮的父母2002年左右先后在一年内因病逝世,因为孩子多,曾家经济情况一直不是很好,曾春亮也没读过多少书。

澎湃新闻从裁判文书网获取的资料显示,也就是在曾春亮父母逝世前后,2002年12月5日,因犯盗窃罪,曾春亮被台州市路桥区人民法院判处有期徒刑10年。

出狱后不久,2013年3月,曾春亮因再犯盗窃罪被判处有期徒刑8年6个月,并处罚金2万元。期间,曾春亮因能认罪悔罪,完成劳动任务获减刑有期徒刑7个月。刑期自2012年6月13日至2020年5月12日。

“虽然坐过牢,但大家并没有对他另眼相看。”易新良介绍,出狱后,曾春亮跑到村委会三四次,找村主任、村支书、除了桂高平以外的其他两名驻村干部,称自己想办个砂石厂“搞点钱”。

易新良说,他告诉曾春亮,要办砂石厂村里也不是不同意,需要去相关部门办理手续。“钱没问题,我可以挣。”曾春亮打包票。后来曾春亮两次拨打易新良手机,拨通后说”他打错了“,后来就没打过。

性格傲慢,但又点自卑,这是接触曾春亮后,村里人对他的印象。

“叫他去厂子,他嫌工资太低,觉得坐过牢,也不会有人要,会歧视。”易新良劝曾春亮去厂子,但对方听不进去,嫌工资低,总说厂里不会要他这个坐牢的人。

“又没有什么可以做,房子又没有,我怎么活?”曾春亮曾向易新良抱怨。准备进山搜捕的民警。

准备进山搜捕的民警。

8月8日,曾春亮犯案后,有人打电话告诉易新良,说曾春亮杀人了。易新良不敢相信,怎么刚从牢里放出来就杀人。但他万没想到,5天后,逃窜回村的曾春亮在村委会再次行凶。

疑似翻墙进入村部留宿,杀害驻村干部

接到村支书电话后,易新良带着驻扎在村部外其他村民小组的警察赶至村委会大院,但此时,驻村干部桂高平已经倒在二楼宿舍的床边,持刀行凶的曾春亮已不见踪影。

8月12日,星期三。下班后,县里派驻厚坊村的三名驻村干部回了家,平时住宿的村委会二楼两间宿舍空了出来。走之前,村委会大院的铁门上了锁,但大院内其他小房门未上锁。

8月13日7时58分,因为没带钥匙,易新良打电话通知同事给即将上班的三名驻村干部开门;8时10分左右,门开。警方搜捕曾春亮藏匿的山林,植被茂密。

警方搜捕曾春亮藏匿的山林,植被茂密。

还没开工上班,上楼后,第一个与曾春亮相遇的桂高平遭持刀突袭,被刺中“左边颈动脉”后倒在床边。“就听到了‘啊’的一声,就没有其他动静了。”在案发现场的其他人描述,没穿鞋、光着脚的曾春亮试图追赶驻村干部郝园平和另一人,郝园平奔跑中在门口摔了一跤,赶忙呼救。村支书当时跟出去追曾春亮,但考虑到他手上拿着刀,没追多久就跑回去了。

42岁的厚坊村计生专干黄旭丽与桂高平搭班工作一年多,谈及桂高平遇袭去世,她连连叹息“太可惜了,好人”。

8月13日8点30分,黄旭丽接到电话通知桂高平出事了。她说,她了解到桂高平遇害时,村委会一楼还有一个人正在干活,但他对楼上发生的事并不知情“听他们说,他(曾春亮)当时就在房间里面,桂高平拎包上去放东西,另外两个干部在楼下还没上去。”

当天,怀疑曾春亮在山上,很多人和民警就在山上面的小组守着,村部所在附近并没有多少警力。等到他人赶来增援时,曾春亮已经逃窜不见踪影,楼梯上留下一些血迹。

8时44分左右,易新良接到村支书电话,让赶紧下来,“桂高平出事了。”他到村部不到10分钟后,镇里卫生院的医生也到了村部,但“人已经没了”。

事后,现场很快拉起了警戒线,被警方保护起来。易新良他们认为,曾春亮是在后半夜翻墙进入村部。“一般没有灯、空调没运转,就会被认为没有人。”

易莲是厚坊村的贫困户之一,平时在外务工,被列为贫困户已有多年。她告诉澎湃新闻,桂高平去年开始帮扶她们一家,期间常会上门探望,“去我家好几次了,至少半个月来一次。”

易莲说,每次来,他都会嘘寒问暖,询问她们家有无困难,并告诉她们有困难一定要及时和他说。只要上面下发与贫困户相关的补助政策,桂高平都会第一时间通知到他所帮扶的对象。